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凶老师的乳汁
凶老师的乳汁

凶老师的乳汁

骆凤贞,今年二十九岁,已婚,在两个月前生了一子。她是一名小学老师,亦是出了名的凶老师,很喜欢体罚男生。
  骆凤贞虽然长得不算很美,但皮肤却很白净,一头短发,鹅蛋脸形,架着一副金属眼镜,身裁略瘦,但很有成熟的女人味。
  某天,骆凤贞由于天气炎热,便穿了一条米色的短裙和一件白色的半透明恤衫,没有内衣穿上。当她回到学校时便招来一班男生的奇异眼光,这是因为骆凤贞平时是很密实的,只穿深色长裙或长裤,也从不穿半透明的上衣。也是如此,这班男生才知道骆老师的腿是这般好看的。
  而在这班男生中,大明是个较早熟的男孩,虽只有十一岁,但已长得有五尺高,比骆生只矮两寸左右。
  只见大明眼定定地望着骆生的小腿,还不时偷看骆生的胸部。其实骆凤贞的胸部并不大,从那半透明的恤衫中可见那白色乳罩只有33寸左右,只是骆生有股强烈的女人味,所以份外吸引。
  在骆生下课后,正当她从三楼下楼梯时,只见大明已在二楼等候着,他一见骆生下楼梯时便望着骆生的裙底,由于骆生没穿丝袜,她那条粉红色的内裤和雪白的大腿便尽给大明看到,本来骆生是不发觉的,但她见有一男生匆匆地跑落一层,然后又站着望向上面,而望的方向正是自己的裙底,便不其然发怒,喝着大明站住,叫他放学后到教员室见她。
  放学后,大明便到骆生处等候处分,其实大明平日已常常给骆生处罚,所以也不觉甚么大不了。当骆生一见他时,便先当着众老师们给他打三十手板,接着便要他罚站。
  由于骆生还有卷要改,只见她继续改卷。大约一小时后,骆生便略为休息,往茶水部拿了一杯水,正想喝之际,忽然她拿起手袋便跑去女厕了。
  由于这时已近五点,所有教师都已走了,便只剩下大明一个在教员室。大明见状,不其然童心一起,便从书包里拿了瓶安眠药出来,本来这是用来玩弄同学的。大明倒了约十粒安眠药到骆生的杯里,由于是热水,很快药丸便溶化了。
  不久骆生回来了,可能她很口渴,一口气便喝光了那杯水。接着她便继续改簿,但不到十分钟,骆生便忍不住睡着了。
  大明走到骆生身旁,轻轻拍着骆生,看看她有没有反应,这份量的安眠药足令骆生睡足八小时。由于骆生常体罚大明,大明自然想报复了,心想︰只不过偷看一下骆生的裙底春光便罚得这般重,我偏偏就要看过够!
  于是大明便抱起骆生,把她放在地上,接着便用手撩起骆生那条米色短裙,骆生雪白的大腿和那条粉红色内裤便飞露了出来。只见大明看得呆了,忍不住用手去抚摩骆生的大腿,只觉骆生的大腿很滑,尤其是大腿内侧,不久,便摩到骆生的两腿之间。大明是从未见过没着裤的女人的,便忍不住把骆生的内裤脱下,只见一大片黑色的阴毛便露了出来,而脱下的内裤上则附着一条新的卫生巾,原来今天是骆生的月经期。
  想不到骆生的阴毛是那么长和密,足有四寸长,当大明的手从骆生饱满的阴阜往下移,一拨开那些长阴毛时,只见两片,应该是四片才是,鲜红色的大阴唇便露了出来。
  这四片阴唇足足凸出半寸,大明用手拉起时更可达一寸多长呢!大明把骆生双腿尽量掰开,只见骆生的阴毛竟生到过了她的菊门,实在不太雅观。于是大明便拿出剃刀来,用水湿透了那些阴毛后,便把所有阴毛剃光了,大明很用心地剃了又剃,直把骆生的私处剃到光秃秃的反光呢!然后大明才小心地收起那些阴毛留作纪念。
  被剃毛后的骆生更见吸引,由于骆生刚生产过,她那四片阴唇足有四寸长,用手指一揭开即看见一个半寸直径的阴道口和半寸长的阴核,而这阴核则被薄薄的浅红色包皮保护着。
  大明一面用手指揭开那包皮,一面用小型相机给那粉红色的肉芽、阴道、和那四片异相的大小阴唇拍照。
  大明用手指玩弄了骆生的私处约半小时后,便开始探索骆生其它的部位了。
  由于大明已热了身,便大胆地把骆生的半透明恤衫和裙子除下,使骆生的身子只剩下一副奶白色的乳罩和一对粉红色的皮鞋。
  骆生戴的乳罩看似不合她的身材,硬硬的高了出来,却不见骆生有乳沟。大明亦不细想便去除那硬乳罩,不除自可,一除下时只见骆生原来是「飞机场」,平到比未发育的女孩子的胸只凸起少少,但奇在有对大大的、黑过墨汁的乳晕和乳头,那对乳晕足足有二寸直径,高高的突起三寸有多,而乳头则有一寸直径、半寸高。
  两片黑乳晕都长满了白色的乳斑点,而乳晕旁边却长出密密的、大约三分长的幼黑毛,怪异得来却又很好看。
  大明只见那副除下来的乳罩内藏了厚厚的棉花,却传来阵阵趐味,原来那些棉花吸了不小骆生的乳汁呢!大明很想尝尝骆生亲自炮制的奶,便一口含着骆生右边的大乳头,轻轻一啜便满口鲜奶,趐趐滑滑的很是好味。
  由于骆生的乳房是平坦的,她所生产的乳汁都是来自那对黑奶头,所以啜了不够半分钟便啜干了一只。大明接着一手去捏骆生左边的乳头,一手用骆生的杯去接射出来的奶,当大明挤奶的时侯,才知道骆生的乳房是那么的嫩滑。
  大明用力地捏,使原本的乳头变长了一寸多,乳班亦显得更突出。只见一条条的白色乳线从骆生左边的乳首射出,打在杯里发出「叮叮」声,很是有趣。有部份乳汁射歪了喷在大明右手上,令满手都沾满了白色乳汁,便随手拿起骆生的裙子去抹。
  大明无意中见到骆生的桌子上有两枝铅笔,灵机一触,便拿来当夹子般去夹骆生的乳头,首先夹住骆生左边那粒黑乳头的根部,只见大明略一用力去夹时,那粒乳头便被夹到鼓了起来,乳头呀、乳斑呀、统统都凸起,还由于充血而变成了深红色。
  大明这时好像挤牙膏般地用那两枝铅笔一边夹,一边往上拉,那粒充血的红黑色乳头便越鼓越大,只见剩余的奶汁像强力喷水器般地直射而出,射到六、七尺高才落下,场面壮观到好像下雨一样,弄得满地都是白色的乳汁。
  大明把这样动作重复了四、五次,直到把骆生左边的乳房捏干为止。
  由于那乳头经过数次充血,最后它的体积竟胀大了一半有多,本来黑过墨汁的乳头变成了紫黑色,乳首则因射奶而变得浅红色,就像一个直径一寸的小肉球般长在一条发紫的肉棒上。
  大明又再拿起照相机,准备替骆生拍半身像了。
  其实骆生的一对乳头绝不美观,又大、又黑、又长,又长满了白乳斑,似足了一条乳牛哩!但这时只见一粒黑色的和另一粒因被夹而发大呈深紫黑色的互相并在一起,倒是双映成趣。黑色的硬梆梆挺高,紫黑色的则因工作疲劳而垂了下来,这两粒乳头再衬上骆生那雪白得反光的平坦胸部时,更觉可爱抵死呢!
  大明只觉骆生对乳头很好玩,由于还有六小时骆生才醒过来,便想想还有什么小玩意了。
  大明忽然想到实验室有好些工具可加以利用,便匆匆跑去拿了,这时已经是下午六时多,学校已没有人了。
  很快大明便拿了一大堆的工具回来,他首先拿起一支有500 的吸吮管,把它套在骆生右边的乳头上,由于那吸吮管的管口比骆生的乳头细了些,大明便用自己的口水涂在骆生的乳头上,再慢慢的转动那吸管来旋入那条粗乳头,当整条乳头给吸吮管套上后,大明便想开始替骆生的左边乳头套上同样的吸管,但因充血膨胀的关系,大明要很用力地才能把那大乳头塞进管子里。
  另一奇景又出现了,只见那两支大玻璃吸管直立在骆生平坦的乳房上,一点倾斜都没有,其实这是很难做到的,因那吸管也至少也有半公斤重呢!
  大明对着这对怪形怪状的乳头拍完照后便继续,他首先拉动骆生右边吸管尾部的活塞,最初很易便抽出50 ,但到了100 时便很困难了,只见骆生的右乳头被拉至约半寸到一寸,剩余的乳汁便不停地自动射出,大明知道不能一下子拉到尽的,便抽动骆生左边那支吸管了,由于左边乳头之前已做了热身,反而很易便被拉到100 ,到了150 才慢下来,乳晕亦被拉长至四寸左右。
  如此这般,大明反复地替骆生拉长她左右两边乳头,足足花了一小时才把那两支吸管拉到400 。而骆生的乳头这时已不再是乳头,而是乳棍了,变得足有四寸长呢!本来黑色的乳晕亦变成深红色,涨卜卜的乳晕顶着那支玻璃管壁,白色乳斑点亦扩大至两倍多,乳头则拉长至寸半而变成浅红色的嫩肉般,真是可爱好看。
  这时那两条玻璃吸吮管内呈现真空状态,只见高耸的寸半乳头不时沁出白色乳汁,这是因为那吸管起了刺激作用,使骆生的造奶机能加快了,只见乳汁浸到乳头下大约一寸水位左右,大明便再调高那对吸管到500 处,这时已不能再拉长骆生那对乳棍了,只是大明想加快骆生的造奶而已。
  大明暂时不去理会骆生那对乳棍了,只见他双手不停地去抚摩骆生身上每处地方,凡是有洞的地方也没放过,又用口去吻骆生的身体每一处,除了脚外。
  这样过了半小时后,大明又找来一堆木夹子和绳子,他先用绳子在骆生那对丰满的大腿上围了数个圈,再把数只系着绳子的木夹子夹住骆生肥大的红色外阴唇,用力把那些绳尾扯到骆生大腿的绳圈上打结,如是这般左右大腿同样泡制。
  由于骆生生过孩子,她的大阴唇很容易便被拉至三寸长,这样,骆生浅红色的内阴唇和阴核便完全露了出来。
  大明记起骆生那副恶老师的嘴睑,时常体罚他,便不禁想到一绝招来回报骆生了。
  只见他再拿起绳子,但这次不是缚在骆生的大腿,大明用手握住骆生的右脚跟,曲起她的右小腿靠到大腿,再用绳在骆生的右脚跟打绳圈,接着又用有绳子系住的木夹子,一边夹住骆生的内阴唇,绳尾则扯到她脚跟上的绳圈作结,由于那些绳子很短,骆生的内阴唇便被扯开至三寸。大明分别用上五只木夹子替骆生的左右两边内阴唇夹好和缚紧,这样骆生的姿势很是抵死有趣,曲起的双腿放不下来,但由于地心吸力,骆生的小腿和大腿很自然便想伸直放平,但绳子亦乘势扯起骆生的内外大阴唇。
  骆生的尿道口、阴道口已完全露出,大明便用个鸭嘴型的钳子顶开骆生那原本只有一寸直径的阴道,扩张到大约三寸左右,再用强力电筒一照,只见骆生粉红色的阴道里有些白色沾液和胀起的子宫口,原来骆生的子宫口是很细的。
  大约玩到晚上十点半,也就是骆生对乳棍成型了三小时后,大明已完全了解骆生的身体结构,于是大明便把鸭嘴钳从骆生的阴道抽出,除下自己裤子,一条五寸长的阴茎便露了出来,以十一岁的男孩子来说已是很厉害的了。
  大明把阴茎对准骆生那回复约一寸阔的阴道口,用力一插,「啊……」只听骆生忽然叫了一声,可能太痛了,骆生竟然提早醒了过来。
  突然的变化使大明立即采取应变方法,他首先用绳把骆生双手反缚,再将教员室的门窗锁上,这教员室是有良好的隔音设计,即使大喊大叫,外面亦听不到的。
  逐渐清醒过来的骆生只觉身上多处地方疼痛,尤其是双乳和阴部,当她看到自己原来一丝不挂地及被缚着,又见大明淫笑着对着她时,骆生不其然地惊叫起来。
  只见大明笑道:「你尽情叫吧,其实你醒了更好,我正想好好地去调教你,看看你的真正反应呢!哈哈……」
  骆生怒叫着:「快些放开我,我要记你大过,再报警拉你!」大明淫笑道:「好!但等我先把你调教好。」其实大明看过很多日本的SM片,常常想亲自体验一下。
  骆生正想站起身时,只觉阴唇像被人扯开着,不禁叫痛起来。只见大明漠不关心地道:「骆凤贞,你最好别乱动,否则就会痛死你的。你这么想起身,让我来帮帮你啦!」便一手握住骆生右边那玻璃吸吮管,大力地一扯,由于这吸管把骆生右边的乳晕啜得非常紧,而骆生的乳房又长得平坦,加上拉的力度很大,这一扯便将骆生的上身拉起,只见拉起时她薄薄的乳房皮亦被扯起数寸。
  骆生虽然起了上身,但却痛到不能说话,终于哭了出来。
  大明淫笑着道︰「这么快就哭了?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骆生闻言,便哭求着说︰「大明,放过老师吧!我不处罚你了!」大明则道︰「你不罚我,但我却想罚你哩!凤贞姐,等一下你就会好爽,反而求我别停下来呢!」老师的尊称也不叫了。
  「好,SM开始!」大明叫着。
  首先,大明用绳在骆生的脖子缚了一圈,再用手弄开盖着骆生阴核的包皮,只见长若半寸的肉芽便凸了出来,大明接着用细鱼线拴着肉芽打结,再把鱼线缚在骆生脖子的绳圈上。
  在整个行动上,骆生已没有反抗能力,只能一面哭,一面看着大明对她进行SM。
  由于骆生的阴核肉芽完全露出外面,大明便用手直接去磨擦它,只是轻轻一按,骆生便全身一颤,对骆生来说,这一摸既痛楚但又很刺激,是以前从未试过的,不其然阴道收缩了几下,虽是很快的反应,大明却已看得清清楚楚了。
  骆生的最敏感点被摸,自然便想合起双腿,大明见状,便用绳在骆生的左右大腿绳圈上再引多一线,由左大腿处出发,经颈部再拉到右边大腿,然后用力一收紧打结便完成。
  这一来,弄得骆生只能够勉强用屁股触地,头向前倾,而大腿则向上举在半空,小腿则要迫近大腿。不消半句钟,骆生已满头大汗,全身发着油光,而两支重身吸管亦左右地加重骆生的上身负荷。
  大明对骆生说:「凤贞姐,是不是比无影椅还好玩呢?」只见骆生连头发也被汗水弄湿了,口水眼泪鼻涕流满脸,哭叫着:「我受不了了!放过我吧!」
  其实大明就是想看骆生这副狼狈相,这时大明更进一步,把骆生身上唯一剩下的粉红色皮鞋亦除下,只见骆生一双脚保养得不错,涂了鲜红色的脚甲油,脚板则略为长了些,但很干净,亦没有臭味。
  于是大明用左手手指轻轻拨弄骆生的脚趾,又拿指头轻搔她的脚底,只见骆生一脸哭笑难分;大明再用右手去玩弄骆生的阴核肉芽,骆生不其然全身扭动,夹子直把她的内外阴唇扯长到四、五寸。大明不停磨擦骆生的嫩肉芽,一面将左手手指插入骆生的阴道里,最初两只手指,但很快便加多,只见骆生洞内开始淫水四溢,阴道越撑越阔,大明最后把整只手都塞入骆生的阴道里,手指直抵她的子宫。
  只见大明的右手已被骆生的乳白色淫液弄湿,而骆生这时已没再哭叫,反而一脸欲仙欲死的表情。
  大明知道骆生动了淫心,便掏出他的阴茎,头脚互对地趴在骆生身上,要骆生替他吹喇叭。本来骆生是不愿意的,因为她觉得口交很肮脏,连对丈夫也从来未试过,但在大明的淫威下,她只好张开个口给大明任意玩弄,骆生第一次含啜着比她的丈夫还要大的阴茎,只觉得既受辱亦很刺激。
  大明一边用手大力地抽插骆生,一边用口含着骆生的阴核肉芽,一边用力把阴茎往骆生的口内抽插,不消两分钟,骆生首先淫水四射,大明只觉他的右手被骆生的阴道啜着不放,阴道肌肉不停抽搐着,而含着阴茎的骆生亦不禁发出阵阵动人的叫床声︰「啊……呀……喔……呀……大力点……不……不要停呀!…… 鸣……」在骆生张大口叫出惊天动地的高潮淫声之时,大明亦同时将他的精液直射进骆生的喉头里,令骆生想吐出来的机会都没有呢!
  当骆生的喘气声由急速转慢后,大明又开始用手去摸她的身体,只觉她全身汗水,而骆生则满面春风,一反常态地用娇柔的声音对大明说︰「大明,今晚放过我吧?我老公会找我的!」
  大明也觉有理,但仍对骆生作一要求︰「放你也可以,不过要给我再痛痛快快地操一次!」骆生似乎淫心大动,便立即答应了,只是希望先把她身上的绳除下,大明笑道:「我怎知你会不会逃跑?但我可以先把你下体的绳除下的。」不久,骆生身上除了手被反缚和胸前的两支吸吮管外,所有的绳子都已除下了。由于骆生的阴唇被木夹夹了很久,那四片大阴唇变得又红又胀又长,像发大了的鲍鱼皮般堕垂下来。
  大明的阴茎已充血,便急不及耐地抱着骆生吻着,而骆生亦配合大明的舌头互相交换着 液,大明的阴茎对准了骆生的秘洞猛力一插,只见骆生的淫水应声而喷。在大明的快速抽插动作中,骆生亦配合着不断地扭动腰肢,不间歇的「啪啪」抽插声和潺潺淫水溅出声,充满了整所教员室。
  教员室有一面长镜,大明要骆生面对着镜子,然后跪下把屁股翘起,作出母狗般的姿势,大明从骆生的后面不停抽插。由于骆生的屁股很是丰满多肉,每下插入时骆生的臀肉都会被撞得出现余震,大明初时双手只是用力捏起骆生雪白的屁股抽打,但见骆生被插得死去活来般把头抛上抛下,大明见状便一手束起骆生的短发,一边策骑着。从镜中反影中可见骆生双眉紧锁,满脸春汗,面部表情相当丰富,当大明大力些抽插时,骆生的叫床便喊得大声点,又凄厉、又好听。
  只见骆生相当投入,虽然她双手给反缚着而没法用手来借力,但她仍不停摆动着屁股前后左右地扭动着,来迎合大明的猛烈抽插。由于骆生胸前仍有两支玻璃吸管在吊挂着,而且重量也不算轻,将一对乳房拽成两条长皮,最初这两支玻璃管本在半空晃来晃去的,但当骆生受到大明的抽打而向前向后大幅摆动时,这两支玻璃管便被甩起而敲打到骆生的腹部,打到发出「啪啪」声,有时骆生痛到眼泪也冒出来呢!
  骆生挨操时一直都只靠脑袋触地来支撑上半身体重,后来实在受不了了,索性把上身伏下压住这两条吸管,一来可停下它们再上下甩动,二来亦可用它们来借力歇歇,只是亦因如此,骆生左右平坦的胸部便给管嘴压印出两个大红印,而屁股相应也翘起更高,令大明操得更顺畅了。
  骆生的乳棍经过这接近五小时的真空处理后,只见每支吸吮管里已吸出了约100 的乳汗来,大明便暂时停止抽插,把湿漉漉的阴茎从骆生那淫水淋漓的阴道拔出,只见她像疯了似地叫喊着:「不要停呀!鸣……喔……不……要…… 啊……」满身汗水,身子不停扭动,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呢!
  大明不理骆生的哭叫,一手扯起骆生的头发,骆生亦只好抬起身来,被推到她自己的书桌处。大朋捏起骆生右边的吸吮管,打开了活塞,便将里面的乳汁倒出,用骆生的水杯接住,左边的吸吮管亦是如此这般处理了。
  虽然管子已没有吸力,但骆生的乳棍并没有缩小,还是保留着四寸的长度。
  只见骆生因为没有吸力再啜着她一对乳棍而露出不舒服的表情,大明见状,便重新将一对吸吮管抽真空,只见骆生登时露出开心的面容!
  接着大明要骆生跪在他面前替他口交,想不到骆生的口技经刚才一役已进步神速,只见她用舌卷着大明的阴茎,又用舌尖去刺激大明的龟头,不消一刻,大明的阴茎便再充血勃起,二话不说对准骆生那滴着淫水的秘洞一插而入。大明抱着骆生上身,一面命令骆生绕起双腿围住他的腰,一招「放飞机」,骆生便双脚离地,给大明一边走、一边操。
  只见大明双手改而握住骆生胸前两支吸吮管 管尾,骆生上身便登时失去平衡而往后仰,可是乳房却被吸吮管啜住而不至跌倒。这个姿势使骆生身体的大部份重量由那对玻璃吸管去支撑,骆生单薄平坦的乳房皮登时被扯起三寸!
  大明捉狭地单独用左右手轮流去捏住玻璃吸管,一面却笑着说:「凤贞姐,你对波很快就会变大,不用再做飞机场了。」骆生恐防自己会向后跌倒,只得用双腿紧紧地缠着大明的腰,一面因她自己的乳房被扯起而叫痛,一面却因大明疯狂的抽插和乳头被啜住而狂呼。但很快地,性的快感便将她痛苦的感觉淹盖,只见骆生失去理性地大声叫床着、呻吟着,淫叫着。
  骆生除了教英语外,还同时教音乐,可惜由于她声音较沉,唱歌不算好听。
  但这时骆生的叫床声却是那么美妙动人,高音的「呀」和低音的「啊」都是这么发音清澈、出尽全力、尽情投入,应大声时大声,细声时细声,再加上换气时所发出的抵死呻吟喘气声,才知道骆生的歌声原来是那么动人的呢!
  在大明千多下的抽插中,骆生已高潮了四、五次,只见骆生每次的高潮表现都比上一次来得狂、劲和快,只见她张大口狂叫着,满脸汗水、泪水、口水,头发湿到滴出汗水,面色绯红,雪白的身体泛着油光,乳头因充血而变黑和再涨大至二寸长,乳汁不断沁出,骆生的屁股和阴阜亦因被强劲拍打而发红。
  在骆生第八次高潮后,只见她口中发出「咿呜」之声,眼睛已反白,气若游丝,大明便抽出滴着淫水的阴茎,改而插入骆生的处女菊门,骆生已因全身乏力而无法反抗,任由大明捅进她的后庭,只觉骆生的后庭比起前门紧窄很多,加上骆生本能的肛门收缩,使大明极之过瘾。
  而骆生在这反常的性交中亦因强烈的肛门磨擦而产生快感,而这种间接快感比之前的高潮来得更烈更狂,骆生竟因而出现了连续两次高潮,这种高潮强度使骆生全身抽搐发颤,亦因大量血液涌到阴道和而逞现缺氧状态。
  当大明把精液射进骆生的肛门里后,便用力扳开骆生紧扣着的双腿,拔出阴茎,离开骆生的身体后,却发现自己的阴茎上附着骆生的淫液和大便,于是又走回骆生身边,一手扯起骆生的头发,虽然骆生仍处于半昏迷状态,但因被扯发而吃痛抬头,张大口刚想叫痛之时,大明便乘机把他的阴茎塞入骆生口内,更命令她用舌把他的那话儿啜得干干净净,只见骆生迷迷糊糊地含着大明的阴茎吮了十分钟后,大明才满意地拔出来。
  大明见玩得差不多,亦已是半夜了,便替骆生除下乳房上那两支玻璃管,谁知放了活塞正想抽离时,竟发现骆生的乳棍因发涨卡在里面而拔不出来,大明想也不想,便一脚踩在骆生右边还湿淋淋的乳房上,双手则用力握着她右边的吸吮管,一路拉一路转动那支玻璃管,再加上腰力,也不理会骆生的叫痛。只见大明一味大力地拔着,也数次因骆生的乳房太滑而险些摔倒,最后「卜」的一声,终于把第一支吸吮管拔去了。
  只见骆生右边的乳晕已发涨至五寸!湿淋淋地垂在她平坦的乳房上摆动着。
  大明接着又用脚踩着骆生左边乳房,只见骆生的右乳房上还留着大明的脚印呢!
  终于花了十多分钟,骆生左边乳头才被释放出来。
  大明见很夜了,亦不理会还在喘着大气的骆生,拿起骆生的内裤和剃下来的阴毛,穿回衣服便扬长而去。
【完】